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田文林:利比亞如何從天堂墜入地獄

圖:受西方支持的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今年5月與“國民軍”交戰 法新社

  利比亞地緣與能源位置均很重要。1969年卡扎菲領導的“自由軍官組織”政變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起現代利比亞,并將該國建成非洲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國家。在2011年利比亞陷入動蕩,西方乘機武力干涉,推翻執政42年的卡扎菲政權,利比亞由此從天堂墜落地獄。

  一、“以壓促變+軍事干預”:卡扎菲向西方投誠,最終仍招致軍事打擊

  1969年卡扎菲當權后,內政謀求獨立自主,采取一系列保護民族利益的措施,如收回美英在利比亞軍事基地、廢除同西方公司的不平等協定、將石油資源收歸國有等。外交上,卡扎菲倡導阿拉伯世界聯合自強(后來轉向強調非洲國家聯合),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正是因為卡扎菲強調獨立自主的內外政策,使其長期被西方大國視為異類,并想方設法進行外交孤立、經濟制裁乃至軍事打擊。

  美國對待利比亞的政策主基調就是“遏制+制裁”。過去幾十年中,利比亞先后被西方國家扣上“流氓國家”、“失敗國家”、“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等諸多惡名,并對利比亞進行經濟制裁,乃至“外科手術式”軍事打擊,試圖對卡扎菲實行“斬首”。卡扎菲本人也成為西方媒體嘲諷奚落的對象。

田文林:利比亞如何從天堂墜入地獄

  利比亞國小力薄,西方國家的長期制裁和孤立使其經濟蒙受巨大損失,外交空間拓展受到限制。1991年蘇聯解體,使原本親社會主義陣營的利比亞失去“靠山”。“9·11事件”后,美國先后以“反恐”和“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為名,武力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以及伊拉克薩達姆政權,這令長期與美國作對的卡扎菲政權深感震驚。

  在此背景下,利比亞大幅調整外交政策,日趨從“反西方”轉向“親西方”。一是主動與美國加強反恐合作。“9·11事件”發生不久,卡扎菲就明確表態,稱美國有權對“9·11事件”制造者進行報復,美國在阿富汗采取的軍事行動是“正義的”、“自我防衛”。同時,利比亞政府宣布停止支持國際恐怖主義組織,并向美國提供數百名“基地”組織成員資料。利比亞還幫助西方情報機構向伊斯蘭恐怖網絡滲透。二是主動放棄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2003年12月19日,即薩達姆被捕一周時,利比亞正式宣布放棄研制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并接受國際社會的武器核查。2004年1月,利比亞正式批準《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并正式申請加入《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三是賠償洛克比炸機事件遇難者。2003年8月,在洛克比空難近15周年之際,利比亞同意向泛美航空公司上的遇難乘客和地面遇難人員家屬支付27億美元巨額賠償。四是向西方石油公司輸送利益。2005年1月禁運取消后,利比亞同外國石油公司簽訂了15個合同,其中11個是同美國公司簽訂的,包括雪佛龍德士古、西方石油公司等。利比亞與西方關系由此迎來“蜜月期”。美歐政要紛至沓來,卡扎菲儼然成為西方的座上賓。

  卡扎菲早期推行左傾冒險主義,得罪了西方國家和部分阿拉伯國家,晚年又轉向右傾投降主義,大張旗鼓地“歸順”西方,并交納了若干“投名狀”。但西方骨子里并不接受卡扎菲。卡扎菲就像《水滸傳》中的宋江一樣,明明已經背叛昔日陣營,樹立起“忠義”和“招安”大旗,但西方國家就像趙家皇帝一樣,對其始終心懷戒備,一旦利用價值榨干,便一腳踢開。2011年,當卡扎菲遭遇國內抗議后,美歐“老朋友”非但沒有出手相助,反而鼓動聯合國通過授權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的1973號決議,北約隨后打著“維護聯合國決議”的幌子,對利比亞發動代號“奧德賽黎明”的軍事行動,最終在當年10月20日將卡扎菲抓獲并虐殺。由此使執政42年的卡扎菲政權徹底消亡。

田文林:利比亞如何從天堂墜入地獄

圖:二〇〇九年正值卡扎菲執政四十年,的黎波里街頭張燈結彩法新社

  二、“帶路黨”和“兩面人”加速利比亞的自毀進程

  利比亞從“反西方”轉向“親西方”,最終導致政權垮臺,除外部壓力及卡扎菲的機會主義傾向外,西方長期培植的“帶路黨”,加速了利比亞的自我毀滅。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利比亞“坑爹”接班人賽義夫。卡扎菲有七子一女,其中次子賽義夫最受寵信,并被寄予厚望。賽義夫名義上只是卡扎菲慈善基金會主席,實際卻是利比亞僅次于其父的第二號人物。而賽義夫長期接受西方教育(2000年在奧地利獲得MBA學位,2008年獲得倫敦經濟學院博士學位,通曉英語、法語和德語),已經被徹底“洗腦”。賽義夫成天以“現代派”自居,滿腦子西方價值觀思想。正是在賽義夫游說下,卡扎菲改弦易轍,從“對抗西方”轉向“投靠西方”。事實表明,利比亞投靠西方是“熱臉去蹭冷屁股”。一待利比亞2011年國內有難,西方國家馬上兇相畢露,并將卡扎菲政權趕盡殺絕。賽義夫本人也被囚禁6年,2017年才獲釋。因此,賽義夫被網民戲稱為“賽坑爹”。

田文林:利比亞如何從天堂墜入地獄

圖:2011年5月,的黎波里街道淪為廢墟 美聯社

  此外,西方在利比亞長期培植的反政府勢力和“帶路黨”,也在關鍵時刻發揮了關鍵作用。據報道,利比亞反政府組織“利比亞論壇”的創始人阿里·拉馬丹·阿布扎庫克,“透明的利比亞”創始人阿布德爾·馬吉德·比烏克,以及逃到倫敦的《消息報-利比亞》主持人阿舒爾·艾爾-沙彌等人,均受到美國非政府組織“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資助。這些反政府人士在利比亞陷入動蕩后表現活躍。后來曾擔任利比亞總理的扎伊丹與西方關系密切,曾出任“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駐歐洲代表,在說服法國總統薩科齊支持利反對派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利比亞政府內部也有許多“帶路黨”和“兩面人”。2011年利比亞出現動蕩后,國內很快出現軍隊倒戈、高官叛逃、部族反水等“塌方式”反叛活動。例如,利比亞內戰期間成立的反政府組織“全國過渡委員會”(NTC)成員均為卡扎菲政府前高官:委員會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賈利勒·貝達,曾任卡扎菲政府司法部長;外交事務負責人阿里·阿卜杜拉齊茲·伊薩維,曾任卡扎菲政府經濟和商業部長,后任駐印度大使;叛軍首領阿卜杜·法塔赫·尤尼斯·阿比迪,曾任政府內政部長,在軍中享有威望。這些人叛變投敵后,掉轉槍口,成為推翻卡扎菲政府的馬前卒和先鋒官。

  三、利比亞一夜間從“天堂”墜入“地獄”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示范效應下,利比亞民眾起身抗議。其原本是為了爭取更大權益,過上更好生活,不料卻引發西方武力干涉和本國政權垮臺,利比亞幾乎在一夜間從天堂墜入地獄。

  從經濟角度看,利比亞經濟從“非洲最富國家”變成“非洲動蕩源頭”。中東劇變前,利比亞原本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2011年之前,該國人均GDP達1.38萬美元,人均壽命超過77歲,2001—2005年通貨膨脹率只有3.1%,并被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2010)顯示,在所有非洲國家中,利比亞生活水平最高,嬰兒死亡率最低,人均壽命最高,營養不良人口不到5%(比美國還少),貧困人口比例比荷蘭還低。但這一切在2011年戛然而止。卡扎菲政權垮臺,使利比亞由“人間天堂”變成“人間地獄”,從此陷入武裝割據、經濟停滯、極端恐怖勢力叢生的混亂局面。由于國內戰亂不斷,該國石油出口急劇下降,由戰前每天160萬桶,降至目前30萬桶左右。該油生產驟降使利比亞每天損失1300萬美元。當地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卡扎菲關于激進民主的不切實際的夢想,最后終于被實現了:利比亞人自己管理自己。警察幾乎不在了,的黎波里的路燈無論紅綠,都沒人在意。廢棄的污水處理廠任由糞水直接流動地中海里,居民把自家垃圾運到荒廢的軍營。利比亞日漸淪為經濟困難的“失敗國家”或“半失敗國家”。

  從政治角度看,利比亞中央政府垮臺導致利比亞陷入一盤散沙、四分五裂的局面。利比亞主要由的黎波里塔尼亞、昔蘭尼加和費贊三大部分組成,彼此聯系并不緊密。卡扎菲政權倒臺后,將三大部分凝聚在一起的中央政府不復存在,因此,昔蘭尼加、費贊等地區謀求自治傾向越來越明顯。而且,這些地方武裝組織不僅要求高度自治,還謀求控制本地區的石油生產和出口,由此嚴重殃及利比亞經濟命脈石油的生產和出口。與此同時,利比亞國內部族林立,境內有上百個部落。民眾部族意識強烈,忠誠對象總是沿著“家庭—部族—部落聯盟—國家”的方向依次外擴,越往外忠誠度越差,感情越淡漠。一般來說,在這類國家進行有效統治,唯有實行強有力的中央集權。卡扎菲的強人統治雖然毛病不少,但至少保證了國家的穩定與秩序,使政府有能力為民眾提供各種公共產品。而卡扎菲政權倒臺使利比亞陷入全面內亂。自2014年8月以來,利比亞出現了“兩個議會、兩個政府”的分裂局面。此后,利比亞又出現了三個政府、兩個議會并存的局面。利比亞事實上已經陷入國家分裂。

  從安全角度看,利比亞從“穩定綠洲”成為“恐怖主義輸出地”。利比亞原來是中東穩定綠洲,“基地”組織等極端恐怖勢力被完全屏蔽在國門之外。利比亞陷入動蕩后,極端勢力乘勢在利比亞發展壯大,出現了“利比亞伊斯蘭戰斗團”、“伊斯蘭王國”、“利比亞伊斯蘭改變運動”、“班加西伊斯蘭教法虔信者”、“德爾納伊斯蘭教法虔信者”、“謝赫奧馬爾阿卜杜勒拉赫曼旅”等諸多極端組織。這些組織活動肆虐,利比亞綁架、暗殺和搶劫等事件頻頻發生。連總理扎伊丹都遭遇綁架。2014年4月13日,就任剛幾天的臨時政府總理薩尼就因遭受死亡威脅辭職。近年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因敘利亞、伊拉克遭受打擊,逐漸向利比亞等北非地區轉移。“伊斯蘭國”在利比亞東部和中部地區建立基地,并控制蘇爾特(卡扎菲的老家)和哈拉瓦等地區,并四處出擊,多次針對油田設施、哨所、加油站、海外目標發動襲擊。利比亞儼然成了非洲動蕩的新源頭。

  從外交角度看,利比亞重新淪為西方的跟班和附庸。從歷史經驗看,西方國家對第三世界國家進行控制的最有效辦法之一,就是使這些國家保持政治軟弱和經濟依附性,而不得不依靠外部大國。為確保對戰后利比亞進行有效控制,英法不可能允許利比亞再出現“卡扎菲式”的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式領導人,因此其一面剔除導致利比亞保持獨立性的勢力和制度,一面大力培植落后的依附性勢力和政治制度。利比亞戰爭期間,反對派為換取法國的支持,曾承諾戰后法國可控制利比亞35%的石油生產。2011年10月中旬,時任過渡委主席的賈利勒宣稱,利比亞新政府將“優先考慮”讓西方參戰國進入利比亞商業領域。有分析指出,利比亞興起的各種反政府運動,均謀求終結卡扎菲時期的政策,謀求將石油賣給西方、蔑視大眾、熱衷新自由主義,如果有可能,建立一個鎮壓民眾的政府。因此,不管利比亞未來保持分裂還是建立統一政府,都很難像過去那樣保持獨立性。這種依附性前景對利比亞國民當然不是好事,卻正中西方下懷。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河北十一选五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