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近日,看到一篇網文稱中央民族大學老師孫悟湖因在微信群轉發了某些言論而被學生舉報。

  事情的起因是,孫老師在群里轉發了一些話,有04屆的學生不讓轉發,還說了這樣的話: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然后,老師也表示接受學生的意見,說自己很天真。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其實誰都看得出來,孫老師在使用反語對學生進行諷刺、挖苦,并且宣揚自己是“堅守底線”、“擔當道義”、“發揮正能量”,是“在恰當的時候說出了恰如其分的話”。指責學生是“棒喝”,使他“這么多年的心血”“全付之東流”,“都白費了”。

  這時候,06屆的學生出來打圓場。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孫教授說,這只是轉發學者的意見,自己并沒有說話。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隨后孫悟湖的微信被封號一天并被移出學院的微信群。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說到這里,我為新世紀的年輕人走向成熟感到高興,“十八大”和“十九大”以后,眾多的年輕人看清楚了中國的前途命運應該寄托在什么上面,尤其是特朗普上臺以后的美國充當反面教員,以及香港發生了動亂和暴亂以后,內地大學的青年學生即使是由于年齡的局限性暫時還不能完全對一些問題明辨是非,但是最起碼能夠自覺抵制或者是遠離一些奇談怪論,尤其是當這種奇談怪論來自自己的師長的時候,能夠非常禮貌地婉言規勸,體現了“吾愛吾師,但吾更愛真理”。堵住一些堅持自由化立場的教師利用三尺講臺對學生傳播錯誤觀點的渠道,我為這些大學生點贊。

  這本來是中央民族大學的老師與學生之間比較友好和禮貌的交換意見,當事人本身沒有多大意見,雖然交談有些火藥味,但是畢竟沒有發生沖突,誰知道結果皇帝不急太監急,驚動了一位與此并沒有直接關系的大名鼎鼎的公知。

  2019年10月7日,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師趙士林發布了一則聲明: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趙公知是何方神圣?

  他近年來也許由于窺測風向好像少拋頭露面了,但是前些年可是網絡上呼風喚雨的大名鼎鼎的公知大V。

  他作為自由派人士,發表什么奇談怪論并不奇怪,但是作為中央民族大學教授,我們不妨通過他與一些網友對話的一些微博的截圖了解他這個人的品性。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對于他以及他這類人的政治立場,本文不屑評論,但是如果不是在微博截圖上標明他的尊姓大名,我相信誰都會誤以為是大街上拍大腿罵街的潑婦,誰會相信這些在公開場合講的話出于一個中央民族大學資深教授口中呢?有這樣的教授,誰能保證不誤人子弟?

  “十八大”以后,趙公知之流越來越沒有市場,他屬于自由派人士中閉嘴比較早的一個,已經很久沒有聆聽過他老人家的聲音了,而這次,居然赤膊上陣,莫非他從佩洛西對香港動亂的插手中又看到了某種希望?

  撇開政治立場不說,僅僅是就事論事,中央民族大學老師孫悟湖與微信群的學生群主那些根本不算個事,按照我的猜測,孫老師可能轉發的是具有自由派立場的文章,所謂的“國內有良知的學者”基本上是些什么人相信網民們都已經很清楚了,而且內容比較敏感,在網信辦加強網絡管理的今天,如果有人在微信群里面發表違規的信息,群主是要負責任的,因此群主對孫老師的規勸還算是比較禮貌的,也合情合理。至于孫老師的微信被封號一天并被移出學院的微信群到底是被學生舉報導致的呢還是由于其發的帖子有敏感內容導致的呢?看來孫老師也是憑空猜測的,還沒有證據。但是被移出學院的微信群應該是該微信群的學生群主所為,但即使是這樣,也并無不妥,既然是無法阻止老師這樣做,又最起碼害怕負責任,把孫老師移出學院的微信群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正常情況下,事情一般到此為止了,沒想到,居然驚動了趙公知,披甲上陣,對相關學生大興討伐之師,而且帽子大得嚇人——

  【“最近學院發生了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的惡性事件。聯想到很長時間以來,有學生對老師進行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攻擊改革開放,宣楊極左主義”。】

  估計這位趙公知不知道今夕何年,以為還是當年自由派公知指鹿為馬呼風喚雨的時代,是能夠組織對《遼寧日報》發動鋪天蓋地的大圍剿的時候,他那種八本正經的傻樣子倒是讓人噴飯。

  就事論事,從上面的微信截圖的內容看,根本談不上什么“攻擊老師”,“訓斥”也談不上,頂多是規勸。居然還“政治誹謗和政治告密,攻擊改革開放,宣楊極左主義”呢!他以為別人都是嚇大的吧!

  我不知道他對學生扣這些大帽子的時候,有沒有搞清楚這些概念的內涵,什么叫“誹謗”?

  誹謗就是說人壞話,詆毀和破壞他人名譽。誹是背地議論,謗是公開指責。

  學生群主只是通過私聊的方式與孫老師交換意見,這叫“誹謗”?趙公知能夠告訴我你的語文老師是誰嗎?

  “政治告密”?

  自從畢福劍視頻在網絡上曝光導致受到央視處分以后,自由派人士把所謂的“告密”當成了打人的棍子,實在是可笑。他們故意混淆正常的舉報、反映情況和所謂的“告密”的區別,以為這樣做可以嚇阻別人對他們的不當行為的舉報。

  告密,又可稱為“告發”、“告訐”等,指向本團伙以外的某組織或團伙告發本團伙的秘密,有變節反叛的含義。

  這些學生跟孫老師是“同伙”嗎?如果不是,何談“告密”?另外,在美國等西方國家,警察等執法機關常常通過懸賞的辦法通緝某些人,這算不算用金錢誘惑別人“告密”呢?

  “攻擊改革開放,宣揚極左主義”?

  如果那位學生膽子小一點,估計會被嚇休克了。

  不過我倒是關心,趙公知你所說的“改革開放”不會是美國商務部長所威脅說的“如果中國停止改革開放,美國不會坐視不管”那句話里面的“改革開放”吧?

  趙公知的一番言論完全是由孫老師的事情引發的,在這件事的特定的語言環境里面,趙公知祭出所謂的“極左主義”的大帽子,如果不是無限上綱嚇唬人,那么最起碼是無的放矢了。

  “十八大”以來,教育系統里面尤其是大學里面的自由派人士利用大學課堂對大學生放毒,企圖把大學生培養成為像香港黃之鋒之流的顏色革命的馬前卒的圖謀受到了重創,尤其是這次香港的動亂和暴亂充當了很好的反面教材,讓廣大民眾看清楚,如果讓這些人的陰謀得逞,會給社會帶來什么!

  大學生對老師在自己管理的微信群里面發布違反有關部門規定的信息進行禮貌的規勸合情合理,即使是向有關方面反映情況并且把該老師移出微信群,這也無可非議。趙公知居然把這稱為“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我倒是愿意讓他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

  10月11日,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邀請該校學生和校友公開對話,勸說學生不要讓暴力蔓延到校園。但這場為學生著想、尋求溝通的對話卻頻頻被打斷,部分激進學生竟然用鐳射筆射向段崇智的臉部和眼睛,口出污言穢語。對話會結束后,段崇智更一度被圍攻,久久不能脫身。

  自“修例風波”以來,類似的惡性事件在香港校園中已不止一起。曾在接受采訪時發表反對示威言論的香港理工大學教師陳偉強,被大批蒙面學生在課堂上公然圍堵“批斗”,暴力禁錮長達5小時。

  我想請問趙公知,如果大學生對老師在自己管理的微信群里面發布違反規定的信息進行禮貌的規勸都可以說成是“學生訓斥老師、攻擊老師”的話,那么請問發生在香港的這一幕,你又會如何評價?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千鈞棒:讓香港廢青告知趙公知什么叫“攻擊老師”

  也許趙公知也會拿我上面引用的“吾愛吾師,但我更愛真理”的話為這些香港廢青的行為辯護。如果這些行為也算是“愛真理”的話,那么為什么現在發生在西方國家的以香港動亂為榜樣的類似事件卻遭到西方國家的強力鎮壓呢?

  趙公知拿不發放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獎學金嚇唬學生,非常可笑,還真的是有點黔驢技窮的味道,事到如今,我倒是認為,領取他的這種獎學金是一種恥辱。我建議趙公知趕快把那些錢收回去。西方國家給“老和尚”以及“劉殖民”發這個那個獎都達不到的目的,你以為你能夠達到?還不如拿回去給自己買點營養品,活長久一點,親眼看看中國是如何在你們這些人的叫罵聲中“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吧。

  至于趙公知為何沉默一段時間以后突然跳出來赤膊上陣,而且還會有些什么后續動作,相信很多人在密切注視。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幸好趙公知退休了,在大學的講臺上又減少了一處精神污染源,否則說不定又有多少學子受到他的忽悠和毒害。謝天謝地!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河北十一选五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