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中國國民黨——氣息奄奄的腦癱病人

  【理想是需要的,是我們前進的方向。現實有了理想的指導才有前途,反過來也必須從現實的努力中才能實現理想。——周恩來】

  醫學中,將一種因腦中樞神經先天不足或后天損害而導致肢體失去控制的病癥稱為“腦癱”,全稱“腦性癱瘓”,癥狀有運動障礙、智力障礙、視聽覺障礙、語言障礙等等。

  可能有人會詫異,我們談的是“中國國民黨”,你講什么腦癱?

  其實,大家仔細想想,現在的中國國民黨,可不就是一個“腦癱患者”?

  今天的中國國民黨,在地區上失去了控制,就是“運動障礙”;在應對政治危機中明顯遲緩和反復犯錯,是為“智力障礙”;對于各種政治潮流把握不良、民進黨處處占先、而國民黨著著受制,即是“視聽覺障礙”;國民黨對外宣傳,言語老套、語無倫次,可謂“語言障礙”,而這一切,都源于一點,那就是中國民黨“中央”組織無力控制全局,反而內斗不止,斗到最后把自己斗垮了,把國民黨也斗垮了。

  在中國臺灣,中國國民黨被很多人說是“政治僵尸”,不過我本人不敢茍同,因為在我看來,僵尸好歹還有活動能力和攻擊能力,而今天的國民黨呢?既沒有活動能力也沒有攻擊能力,就像上文說的,與其說是個“政治僵尸”,中國國民黨還不如說是個“腦癱病人”——沒有活動能力、中樞運行不良、接收和發出信息的能力都嚴重損害。

  要分析國民黨中樞運行問題的原因,很多人會將其解釋為“內斗”,但是,嚴格來講,內斗也有一個本質原因,或者說,內斗只是這個本質原因的一個表現和后果,正是這個本質原因的存在,導致內斗出現,內斗不止則直接瓦解了中國國民黨。

  那么國民黨中樞崩潰的本質原因是什么呢?

  一.當“大中華國族認同”遇到“臺灣本土意識”

  的確,有很多人指出國民黨丟了精神,其實立黨精神,或者說“黨魂”的丟失,的確是國民黨問題的本質,正是“黨魂”的丟失,直接造成了內部信仰的缺失和組織力、凝聚力的缺失,但是這還是沒解釋清楚一個問題:為什么國民黨丟了黨魂?

  對于一個黨組織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有沒有一個好的領導人,也不在于有沒有一個好的時代,而在于,這個組織內部凝聚力來源是否出現的問題,同時是否存在結構性矛盾,很遺憾,這兩個問題在國民黨內部同時存在。

  首先,國民黨內部的凝聚性來源,在于內部的“大中華”國族認同,這種認同發軔于辛亥革命前的同盟會時期,甚至是同盟會之前的光復會時期,大家看同盟會怎么指責清王朝的?說它是“洋人的朝廷”,因為同盟會認為清王朝已經墮落為西方列強的代言人,不再代言中華國族,所以必須打倒,這種認同持續到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后,第一個提出“五族共和”的,就是國民黨領袖宋教仁(1882-1913,字鈍初,湖南常德人),“五族共和”就是典型的基于“大中華”國族認同思想發展出的政治主張。

  后來蔣介石上臺,實際上繼續貫徹“大中華”國族認同思想,將自己包裝成“中華”代言人,以給自己增加統治的合法性。

  敗退臺灣后,中國國民黨失去了大部分統治區,只能在小小的臺灣及其附屬島嶼上繼續運作,這就遇到了國民黨最大的危機:國民黨凝聚力出現危機。

  畢竟,臺灣被日本人統治了50年,日本人在臺灣埋了很多暗樁,如果中國國民黨不能將臺灣凝聚起來,有可能在撤退臺灣時崩潰。

  因此,中國國民黨的策略,一方面是強化其“大中華國族認同”的宣傳,自我標榜其為“大中華”的“合法政府”,管大陸叫“淪陷區”。靠著這個認同提供的凝聚力,蔣介石成功穩住了150萬遷移到臺灣去的黨、政、軍等人員,同時將臺灣600萬人成功拉到自己的麾下,將小小的臺灣經營成了鐵板一塊。

  但這是有時限的。

  蔣介石凝聚臺灣的方式是用“大中華國族認同”先凝聚150萬黨、政、軍等人員,然后再靠這些人凝聚臺灣本土人,這種做法,在最初的5-10年是非常有效的,但是國民黨為了在臺灣穩住,防止對岸的滲透,它要用特務和軍隊封鎖臺灣島,組織兩岸的交流,這樣一方面的確阻止了大陸方面的滲透,但另一方面也阻止了臺灣和大陸的溝通,時間一長,兩岸就會出現精神上的隔閡。

  隨著時間推移,當年跟著蔣介石去臺灣的人或者老去、或者退休、或者離世,這群以大陸為“夢中家園”的人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會邊緣化,連帶著他們的“大中華國族認同”也會跟著他們邊緣化,而他們的后代和臺灣本省人的后代漸漸會模糊界限和思想,對這些新生代而言,大陸都不過是一個存在于書本上的模糊不清概念。

  其實國民黨內早有人看出這個問題,國民黨大知識分子雷震(1897-1979,字儆寰,浙江長興人,祖籍河南羅山)曾評論說“反攻大陸不能實現”,這就觸及到了國民黨的“大中華國族認同”問題,雷震可能本意是好的,他覺得國民黨應當發展經濟,但是雷震終究是個讀書人,不是政治家,他不清楚,他的言論觸及到國民黨的凝聚力和合法性來源,也就是“大中華國族認同”了——按照他的邏輯“反攻大陸不能實現”,那么國民黨靠著“外省人”進行的“反攻大陸”事業就有沒意義,那么國民黨和那150萬人會很容易被視為“外來人”,那時候國民黨政權的凝聚性和合法性何在?

  雷震的話沒有錯,但是在臺灣,他的話不能存在,因為在臺灣,“大中華國族認同”和基于其上的“反攻大陸”事業,實在是國民黨政權“沒有辦法的辦法”。

  現在轉過頭來,就像前文說的,隨著時間流逝,“大中華國族認同”逐漸會邊緣化,另一方面,隨著國民黨的“三不政策”和兩岸封鎖造成的隔閡,以及臺灣本島孤懸海外的地理特點,國民黨統治下的臺灣不可避免會出現“臺灣本土意識”,而且隨著封鎖和隔閡的一直持續,這種意識形態只會越來越強。

  一方面是“大中華國族認同”越來越弱,另一方面卻是“臺灣本土意識”越來越強,而這種趨勢在國民黨的“三不政策”和“戒嚴狀態”下又難以扭轉,那么即便前者一開始更強,也遲早會有后者壓倒前者的時候。

  時間進一步流逝,蔣介石死后,上臺的蔣經國已經無法像蔣介石那樣統治臺灣,他只能逐漸向“臺灣本土意識”讓步,例如容忍更多“臺灣本土意識”的聲音以及接受更多臺灣本土的文化作品(如閩南語文化、原住民文化等等)地位上升,而這二者在蔣介石時代是被邊緣化的。

  雖然蔣經國對于“臺灣本土意識”有足夠戒心,例如1979年秋的“美麗島事件”中,蔣經國敏銳地意識到“臺灣本土意識”正在坐大,有瓦解國民黨“大中華國族認同”的危險,于是他出動人馬,將其強硬鎮壓,可以說,“美麗島事件”是“臺灣本土意識”崛起的一個重大標志。

  但是蔣經國可以用軍隊和特務鎮壓“臺灣本土意識”,卻熬不過它。

  隨著蔣經國身體越來越差(蔣經國有家族性糖尿病),他漸漸失去對國民黨的控制力,而且“大中華國族認同”也和他的身體一樣,同時在衰退著,而“臺灣本土意識”卻越來越強,最終,“臺灣本土意識”熬死了蔣經國,也熬死了“大中華國族認同”。

  順帶一提,“美麗島事件”中崛起了很多今日臺灣著名的“臺D大佬”,例如黃信介、施明德、呂秀蓮、陳菊、姚嘉文,為他們辯護的很多律師后來也出名了,如黃信介的辯護律師陳水扁,姚嘉文的辯護律師謝長廷、蘇貞昌等等。

  其實“大中華國族認同”之所以在臺灣會衰退,根本原因在與國民黨為了自己的利益,封鎖了兩岸的交流,才最終導致臺灣出現“本土意識”以及基于其上的分離主義出現。

  明清治理臺灣幾百年,臺灣沒說過“獨立”;日本竊據臺灣期間臺灣日日盼望回歸;怎么國民黨統治臺灣了,居然“治”出了臺D?這怎么看都是國民黨的責任。

  也許“臺D”出現不是國民黨故意的,但是“臺D”會出現,國民黨負主要責任,因為它封鎖兩岸導致分離主義出現。

  二.“臺灣本土意識”對國民黨的瓦解

  因為國民黨統治力的衰落,“臺灣本土意識”崛起,這種思想反對認同“大中華”,主張臺灣本身是個“獨立社會”,基于這種思想,臺灣崛起了一個專講“臺灣本土意識”的黨派——民Z進步黨(簡稱“民進黨”)。

  其實最初民進黨1986年9月28日在臺北圓山飯店宣布成立時,其實是違反了國民黨的法令的,但是手下將資料呈送蔣經國時,蔣經國放棄了鎮壓,他大概也看到了國民黨黯淡的未來。

  隨著民進黨的發展,其社會號召力、動員力越來越大,由于“臺灣本土意識”在臺灣的影響,國民黨的“大中華國族認同”開始讓道。

  加上國民黨威權統治多年,由于缺乏改革,積弊甚深,民進黨沒有這種歷史牽絆,他們以“親民”和“底層人路線”吸引了大量底層人,而蔣經國晚年打開的民主選舉,更是惡化了國民黨的處境。

  為了選舉,國民黨只能選擇靠向在民間具有越來越強影響力的“臺灣本土意識”,并將“大中華國族認同”邊緣化。

  但是國民黨不論怎么靠向“臺灣本土意識”,都無法和以“臺灣本土意識”為“立黨之本”的民進黨在這一點上抗衡。另外,歷史上的“二二八”和民進黨基于其上添油加醋的宣傳,更是嚴重挫傷了國民黨的合法性,可悲的是,國民黨自己也不敢光明正大面對“二二八”,更是給民進黨授人口實,“二二八”從此成了民進黨的免費政治礦井,每年都可以挖,每年都有新收獲。

  過去國民黨的“二二八”在民進黨的輿論操控下,漸漸被抹黑成了“外來政權鎮壓本土民意”的事件,這成為國民黨嚴重的“歷史牽絆”。

  而且,蘇共的歷史也早已證明:一旦附庸了他人的思想,無論如何靠近,都不可能走得如他人一般,因為你自己有自己的特點,別人的思想不一定那么契合。所以蘇共在接受了英美的“民主社會”思想后,不管怎么走都進退失據,最終土崩瓦解。

  梁啟超早就說過:欲踵其覆轍以圖成功,中智以下,信其不能;而當局者瞢然未有覺焉。

  是的,國民黨90年代以后,就在模仿80年代后期的蘇共,卻想重蹈蘇共的老路以圖成功,以“接受對手理論”的方式來求自保,這種事,就算智商沒有達到中等級別的人,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可我們英明的中國國民黨愣是沒發覺!

  三.2000年的失敗和“反思”

  國民黨接受“臺灣本土意識”,不是沒有遭到內部的反對,例如以郝伯村、郁慕明為首的一批人就痛批李登輝向“臺D”妥協,還想附人驥尾,但是沒有用,李登輝反而將郝伯村和郁慕明邊緣化,最終導致郁慕明等人憤而出走,建立繼續以“大中華國族認同”為主旨思想的“新黨”。

  國民黨在接受了“臺灣本土意識”后,在島內選舉中立即進退失據,最終在2000年的選舉中遭遇歷史性慘敗,失去了執政權,國民黨開始反思,但是它很快發現,“臺灣本土意識”自己無法抗衡,撿起來“大中華國族認同”就算可以奏效,前面國民黨已經將“大中華國族認同”否定,再次撿起來無異于和以“大中華國族認同”為建黨理念的“新黨”爭正統,很可能會面對與民進黨時一樣的下場。于是乎,它轉向了“經濟”,打算以“發展經濟”作為口號,來贏得選舉。

  國民黨在這個選擇上具有很好的優勢,因為雖然封鎖多年,國民黨和大陸終究還是有更大的聯系,而大陸的經濟此時正在蓬勃發展,如果能抓住這個機會,確實能搭上大陸發展的班車,把臺灣經濟發展起來,中國國民黨也就暫時回避了“臺灣本土意識”這個意識形態“短腿”的問題了。

  起初,靠著自己和大陸之間的聯系,國民黨成功騙來了(注意是“騙”)大陸的大量讓利,確實讓臺灣發展起來。如2016年為例,大陸對臺貿易逆差達6500億人民幣!第二年更是暴漲到7534億人民幣!!要知道,這個增長速度明顯快于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好幾倍,等于是說大陸在剜自己的肉給臺灣輸血,幫國民黨維持!

  大陸進口臺灣的水果、打垮了自己的水果生產、進口臺灣的海產、威脅了福建浙江的海產業,等等等等,要不是我們認同臺灣是“兄弟”,我們憑什么這么幫襯他們?!

  國民黨呢?它只覺得這是理所應當,大陸讓利少了,他們還發氣!

  最終大陸認識到國民黨在用自己的讓利維護自己的利益。于是卡緊了讓利,臺灣經濟頓時不景氣,臺灣人這才發現,原來國民黨在發展經濟的能力上,上不比民進黨強多少。

  于是國民黨的“拼經濟”口號,漸漸也得不到市場了。

  四.組織內部結構性危機

  國民黨內有識之士漸漸意識到再這樣持續下去,國民黨非土崩瓦解不可,于是以洪秀柱為代表的一群高級知識分子,決定重拾“大中華國族認同”,在意識形態上直接和民進黨對抗。

  但是,此時的國民黨在蔣經國死后,由于一直沒有嚴謹的內部培養、輪替機制,陷入了“政治寡頭”輪流坐莊的局面,國民黨內幾個政治勢力開始互相博弈,國民黨再也走不出一個能為全黨認同的當然的領袖,李登輝及其之后幾個國民黨黨首全都是內部政治勢力互相博弈的結果(這在馬英九和朱立倫身上表現得極其明顯),這就造成國民黨內部利益糾紛盤根錯節、組織上互相牽制和扯后腿。

  這種結構性危機一方面造成國民黨中央運轉極度低效,而另一方面又導致國民黨從上到下內斗不止。

  最終洪秀柱能成功成為國民黨黨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內部大佬互相傾軋造成權力真空,而長期的內斗和低效讓國民黨黨員們心生厭倦,所以看到勇敢的洪秀柱站出來,國民黨黨員們看到了希望,才有了洪秀柱成功當選黨首。

  但不幸的是,國民黨的結構性危機并不會因為洪秀柱的努力被化解,因為國民黨積重難返,洪秀柱有心無力,最終黨內巨頭發現洪秀柱可能因為“大中華國族認同”而危害大佬們的選票時,大佬們就合流,全力對付洪秀柱,最終將洪秀柱成功趕下臺。

  國民黨“中央”的內部傾軋,挫傷了國民黨的中樞,最終導致國民黨中央變成大佬們博弈的戰場,而國民黨中樞的破壞,自然就導致國民黨從上到下的崩潰。

  2000年前,國民黨還號稱有百萬黨員,而到今年,僅剩40萬左右,頗似蘇共二十八大后戈爾巴喬夫主持下,短短一年損失200-300萬黨員的蘇聯共產黨。

  五.中國國民黨的未來

  意識形態的喪失加上政治理念的失敗,以及內部結構性危機,國民黨未來非常黯淡,本人之前曾寫過:

  “別以為國民黨泡沫化了,民進黨就會把他們當做‘政治花瓶’或者‘吉祥物’留下來,一旦泡沫化,民進黨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去年,本人就以“騎士小腿”為馬甲,在鐵血社區的帖子《從歷史發展看國民黨今日陷入的危機》中曾說:

  【“洪秀柱就企圖重拾黨魂,但是國民黨積重難返,她的努力,注定是痛苦而無望的,何況三民主義本就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無法具象化,更無法像TD、反中那樣,把所有臺灣當下問題(比如就業難、物價上漲、住房緊張)打包成一個政治口號(比如“都是大陸的錯”),自然也就不能像TD、反中那樣形成一股強大的社會煽動力,自然就難以吸引大家的支持和凝聚。”】

  如今有人可能會說“韓國瑜可以拯救國民黨”,但我個人根本不看好他,因為韓國瑜雖然的確靠著煽動民粹崛起了,但是他沒有辦法化解國民黨的意識形態危機,也不可能解決國民黨內部嚴重的結構性危機,甚至連“拼經濟”要兌現都很難,韓國瑜也許能通過民粹勝選,卻不能通過民粹拯救國民黨。

  國民黨未來越來越黯淡,其實這也是國民黨這種組織的宿命。

  國民黨只是告訴所有人一個教訓,那就是:拋棄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忽視了自己的組織建設,就算是再強大的政黨,也終究會瓦解。

  其實,蘇共早在80年代后期就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拋棄意識形態、忽視組織建設會帶來多么嚴重的后果,然而國民黨看到了蘇共的結局,卻不以為意,不但不努力以擴大兩岸交流來扭轉“臺灣本土意識”反而更加排斥“大中華國族認同”,同時不思建設組織,而是為了利益互相傾軋,活該今天走向這個局面。

  拿著一手好牌打成稀爛,說的就是中國國民黨。

  實際上,今日的國民黨在民進黨的打壓下,已經如同烈日下的雪人,這一切都是國民黨自找的,怨不得別人,締造這個黨的人,是孫文這種敢大聲說“我是中國人”的人,而把它帶向末路的人,是一群企圖在自己和他人意識形態中尋求折中、而不敢說“我是中國人”的人,失去了中國這個大地,“中國國民黨”什么都不是。

  其實,今日國民黨的癱瘓,這只是再次印證了嚴復曾說過的話:

  “如魚之離水而處空,如蹩跛者之挾拐以行,如短于精神者之恃鴉片為發越,此謂之失其本性。”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河北十一选五彩经网